Orbit

《翻牆讀唐詩》這樣讀詩真有趣



館藏:翻牆讀唐詩

全文:《翻牆讀唐詩》:我只留下了六首詩,但還是無冕之王

今天,當我們看著王之渙僅存的幾首詩、寥寥一點生平記載,也會產生和高適一樣的惆悵吧。

不過,即便是這僅剩下的六首詩,也是首首精品。〈登鸛雀樓〉和〈涼州詞〉前面已經說了。我們再來看一首〈送別〉。

在唐代,「送別」幾乎是最難寫的題目之一。有多少才子都在寫送別,王勃已經寫出了「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」,楊炯寫出了「送君還舊府,明月滿前川」,同時代的李頎也寫出了「朝聞遊子唱離歌,昨夜微霜初渡河。鴻雁不堪愁裡聽,雲山況是客中過」。送別詩還能寫出新意嗎? 但王之渙卻真的寫出來了:

楊柳東風樹,青青夾御河。
近來攀折苦,應為別離多。


王之渙版本的送別詩,清新又自然。尤其一個「苦」字,真是神奇的筆法: 詩人故意不寫離別的人苦,卻寫楊柳很苦,因為離別的人實在太多了,惆悵太深了,所以楊柳才苦於被攀折太多。

連楊柳都苦不勝情,又何況是離別的人呢?


全文:《翻牆讀唐詩》:猛人杜甫,一個小號的逆襲

他(元稹)隨手戳了進去,連讀了幾篇,不禁大吃一驚:神蹟!這是神蹟啊!這是多麼偉大的一個詩人啊! 這一千四百多首詩連起來,已經不是詩,而是關於整整一個時代的偉大紀錄片。

這裡面有王朝的盛世:「憶昔開元全盛日,小邑猶藏萬家室。稻米流脂粟米白,公私倉廩俱豐實。」

也有時代的不公:「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」、「彤庭所分帛,本自寒女出」。

有恐怖的戰亂:「孟冬十郡良家子,血作陳陶澤中水。」

也有勝利的狂喜:「卻看妻子愁何在,漫捲詩書喜欲狂。」

有庶民撕心裂肺的痛苦:「莫自使眼枯,收汝淚縱橫。眼枯即見骨,天地終無情。」

也有麻木無奈的歎息:「信知生男惡,反是生女好。生女猶得嫁比鄰,生男埋沒隨百草。」

有老友重逢的感動:「夜雨剪春韭,新炊間黃粱」、「明日隔山嶽,世事兩茫茫」。

也有孤芳自賞的矜持:「絕代有佳人,幽居在空穀」、「天寒翠袖薄,日暮倚修竹」。

還有驚心的花,有歡喜的雨;有青春的泰山,有蒼涼的洞庭;有公孫大娘的劍器,有曹霸的畫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