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文學不是一個人的事,文學是所有人的事

館藏圖書:《在世界中寫作,為世界而寫
本篇全文:文學不是一個人的事,文學是所有人的事

文學,作為一種人為的語言製造物,是人類建造世界的方法之一。文學作為製作,甚至是行動,能以獨特的方式參與人類生存條件的建造。
為世界的文學必然是公共性的,它必須面向眾數的他人;但文學也不可能全然是公共性的,它也必然具備自身私密和個性化的部分。
所以,文學到了最終就是人在公共和私人領域之間出入的橋梁或通道。
這橋梁或通道不會消除兩個領域之間應有的界線,但也不會把兩者互相隔離。
它讓人在安全的保護下免於封閉,在開放的交流中免於失據。
它既確立自我又承認他人。文學藉此而成為了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