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葉佳怡:地球等級的性愛──讀《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》

全文連結:葉佳怡:地球等級的性愛──讀《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》

如果先放下疾病論述,閱讀《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》時,我腦中不停想到的其實是飯島愛的《柏拉圖式性愛》,因為即便過著「正常人」無法接受的某種性愛生活,兩人追求的卻都是極度純粹的浪漫,是身體被他人視為「瑕疵品」都要維護的「純愛」。如果用隱喻方式解讀,木靈的陰道只排拒老公,或許更是為了保有內心始終懷抱的幸福定義,是在陰暗處執拗地使自己發光。木靈非常內向,從小就很難跟人建立穩定關係,但才剛認識後來的老公沒多久,她卻是這麼說的,「我們才認識短短三天,然而對人際關係一向淺薄的我而言,這三天有著三百天的重量。」

當然,純愛得靠複雜映襯,「命中注定」往往只是旁人湊熱鬧的註腳。木靈和老公的關係仍遇上不少阻礙,但正是「完全不包括性生活」的彼此接受,幫助他們跨越了一切。張亦絢在《愛的不久時》裡頭正好談到這種「不是純潔,是純潔的能力」,代表的正是「我愛妳,我退後;我愛妳,碰不到妳也沒關係。我愛妳,我的手可以從妳身上離開。為了妳。」


小編筆記:
這本書還沒看完,但作者文字很棒,只是書名真是直接到讓人不好意思拿起,
卻也指出關鍵核心--夫妻關係中,性的比重?

小編覺得本書很正面提到兩性關係,人際關係問題,
每個人都會遇到困難之處,這些困難真的無解,
面對?逃避?真是好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