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西零(高行健夫人):諾貝爾獎成為一個新的起點,不知不覺,變成了巴黎人

館藏:家在巴黎 

努力找回屬於自己的時間,保持健康,繼續藝術創作。說來簡單,做起來很難。我曾經對記者說過:「我們以後還會和以前一樣生活。」當時我並不知道,這個「以後」是在高行健得獎五、六年之後,生活才平靜下來。
 
我們在現在這個公寓裏已經住了十五年,再沒有搬遷,不知不覺,變成了巴黎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