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韓國「智英」的故事,也是台灣「淑君、雅婷」們的故事──諶淑婷讀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

全文:韓國「智英」的故事,也是台灣「淑君、雅婷」們的故事──諶淑婷讀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

館藏:82年生的金智英

今時今日,政府時時提出新政策試圖解決少子化問題,提高生育補助與育兒津貼、推動私幼公共化、發新聞稿提醒女性把握黃金生育期,以各種方式告訴女性:「別那麼自私了,快生個孩子來救國!」當女性擔心生產後無法回到職場,又以道德勸說:「不要只想著自己會失去什麼,想想你會得到什麼,新生命的誕生多讓人感動又有意義,政府這不是給你幾萬元了嗎?」相對之下,男性到底損失了什麼?當金智英質問丈夫:「女性失去了青春、健康、職場、同事、朋友、自己的人生規劃、未來夢想,那男性呢?」她的丈夫回答,會比較不自由、每天都要準時回家、減少和朋友的聚會、不能在公司加班、和同事聚餐減少、工作完還要幫忙做家事、經濟壓力也會變大。聽起來也變動甚大,但若把女性的生命轉變形容成大變奏,男人要經歷的這些事根本是小插曲了。

明明金智英和其他女性都是大學畢業,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工作,好好完成主管交辦的業務,努力賺來的錢也能養活自己,但在不合理的育兒社會福利制度下,這一切都能瞬間畫下句點,不是因為金智英或任何女性工作能力太差才搞丟飯碗,「就如同拜託其他人照顧孩子,不等於不愛孩子;不去工作在家帶小孩,也不代表對工作就沒有熱誠。」看起來有選擇的金智英,其實沒得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