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韩国「智英」的故事,也是台湾「淑君、雅婷」们的故事──谌淑婷读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

全文:韩国「智英」的故事,也是台湾「淑君、雅婷」们的故事──谌淑婷读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

馆藏:82年生的金智英

今时今日,政府时时提出新政策试图解决少子化问题,提高生育补助与育儿津贴、推动私幼公共化、发新闻稿提醒女性把握黄金生育期,以各种方式告诉女性:「别那么自私了,快生个孩子来救国!」当女性担心生产后无法回到职场,又以道德劝说:「不要只想着自己会失去什么,想想你会得到什么,新生命的诞生多让人感动又有意义,政府这不是给你几万元了吗?」相对之下,男性到底损失了什么?当金智英质问丈夫:「女性失去了青春、健康、职场、同事、朋友、自己的人生规划、未来梦想,那男性呢?」她的丈夫回答,会比较不自由、每天都要准时回家、减少和朋友的聚会、不能在公司加班、和同事聚餐减少、工作完还要帮忙做家事、经济压力也会变大。听起来也变动甚大,但若把女性的生命转变形容成大变奏,男人要经历的这些事根本是小插曲了。

明明金智英和其他女性都是大学毕业,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,好好完成主管交办的业务,努力赚来的钱也能养活自己,但在不合理的育儿社会福利制度下,这一切都能瞬间画下句点,不是因为金智英或任何女性工作能力太差才搞丢饭碗,「就如同拜讬其他人照顾孩子,不等于不爱孩子;不去工作在家带小孩,也不代表对工作就没有热诚。」看起来有选择的金智英,其实没得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