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日本飲食文化:鹽梅物語

全文:鹽梅物語 |上下游副刊  (洪金珠)

筆者深信,梅子加鹽釀成的梅干,本是漢字文化圈共同的生命象徵。有關梅干象徵意義,以谷崎潤一郎的文學表現最精妙,他不但反覆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「鹽梅」(可以譯為「機緣」)這個形容詞,還描寫喜歡在五、六月「梅雨」季節出没,可用「鹽梅」退治擾人心的「狐狸精」做隱喻。谷崎的「意識流」文學創作法,把母親釀梅時揉梅、小心翼翼地讓梅肉與「子」分離,其緊張近乎神經質的不安,寫得極傳神。

鹽梅即是梅干,鹽梅這個用語,最早出現在由孔子編寫的《書經》裡,全文為殷朝武丁帝鼓勵臣子(有一說是鼓勵愛妾婦好)的說話:「爾惟訓于朕志,若作酒醴,爾惟麴蘖;若作和羹,爾惟鹽梅」意思是說,「你只要聽老子我的,那我釀酒時你就是麴,我若做和羮,你就是那調味用的鹽梅。」如此觀來,鹽梅栩是最古老的複方調味料,而這些漢文化的鹽梅、梅干、梅雨、梅毒遂成了谷崎文學的襌問答。

日人傳承這種來自殷商的鹽梅,歷四千年迄今,不僅依然常現於日本的文學創作,且不說谷崎潤一郎愛用梅為文學創作引子;在「國姓爺打虎」的歌舞伎裡,仿《封神演義》裡「賢聖太師旋斗柄,奸讒妖孽喪鹽梅」橋段,拿出了「梅干便當盒」的木板打老虎,演出誇張劇情。總之,歷經數千年而釀成「鹽梅」,仍在日本文學創作及庶民餐桌上,保留著鹽分含量極高的「重鹹」現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