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林少华:村上春树既成全了我,又“耽误”了我

全文連結:林少华:村上春树既成全了我,又“耽误”了我
館藏連結:刺殺騎士團長

Q:你是村上最早的中文译者之一,其实上世纪80年代末你就翻译了中文初版《挪威的森林》,卖得并不很好,直到1998年才突然变得非常畅销,至今一直如此。当时你的目标是成为日本古典文学学者,但最后你成了一个翻译家。如何看待这两种转变?

A:是啊,我本来是想成为名扬一方的学者的,打算写两三本砖头般的学术专著先把身边同事吓个半死,结果半本的半本都没写完就碰上了“挪威的森林”,“森林”进去了就再没出来。在这个意义上,村上既成全了我,又耽误了我:成全我通过翻译村上获得了一些社会性大众性声望,程度不同地影响了一两代人的审美取向、心灵品位以至生活情调;同时耽误了我的学者前程,使得我未能建成自成一体的学术大厦。不过我并不特别后悔。原因在于,中国知识界总体上不缺少学术大厦的构筑者,缺少的是文字之美的营造者。或者不妨说,不缺少像样的学者,而缺少像样的翻译家——学者可以在博士点批量培养,可翻译家怎么培养呢?翻译家涉及艺术天赋,而在天赋面前,教育很多时候无能为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