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右手寫詩 左手寫文 成就之高一時無兩 ~ 永懷余光中(1928 - 2017)

余光中館藏連結



相關報導:「右手寫詩,左手寫文」余光中90歲病逝,你記得他的哪個作品?

(余光中)一生從事詩歌、散文、評論、翻譯,自稱為寫作的四度空間。

詩文作品廣泛為兩岸三地的教科書收錄,如〈鄉愁〉、〈我的四個假想敵〉、〈聽聽那冷雨〉;多篇詩作更屢經楊弦、李泰祥、羅大佑等人譜成歌曲傳唱。

余光中還先後主持多種文學刊物、文學獎,文學生涯悠遠、遼闊、深沉,在華文世界已出版著作近百種,成為當代華文世界經典作家之一,對台灣現代文學影響既深且遠,遍及兩岸三地的華人世界。

梁實秋曾評說:「余光中右手寫詩,左手寫文,成就之高一時無兩。」


相關報導:余光中走了,勿忘當年他的「狼來了」
余光中在文學上的成就大家有目共睹,不過長年居住台灣、享有台灣各種公民福利的他,在當年反對台灣鄉土文學,1977年,他在聯合報上發表〈狼來了〉,直指台灣鄉土文學是中國的「工農兵文學」,在當時白色恐怖風聲鶴唳的年代,點名批判陳映真、尉天驄、王拓等人,使台灣文壇作家人人自危。

相闗報導:讓春天從高雄出發
網站連結:天下雜誌 深度報導:余光中辭世 告別一生鄉愁

「幸福是一個人擁有工作與愛,」余光中認為,有工作可以發揮所長,大而報效國家、民族,小而朋友、鄰居;光榮、喜悅與成就,該與所愛的人分享。「只有工作而沒有愛,那太孤獨了;只有愛沒有工作,太自私了。」

相關文章:詩人余光中:「沒有詩,民族語言未免太寒酸。到21世紀,詩還是要讀的」

Q4.老師曾說過寫作的靈感有些是「追來」,有些則是「等來」;也說過寫作就像打噴嚏,卻平空噴出了彩霞。這對於創作者來說是十分令人羨慕的,老師能否向讀者分享如何掌握靈感?或是如何能在寫作這麼多年後仍保持充沛的創作能量?

余光中:我的詩有些是追來的,有些詩是等來的。追來的常常是應別人的期望,我自己也有興趣而寫,常常是題目大,背景複雜,需要大量閱讀參考書,作足知性準備,再以感性落筆。等來的詩,一方面是我自己想寫,一方面則是不請自來,就是所謂的靈感。靈感是無法掌握的。歌德曾說:「沒有人能主宰創作。」又說,他的作品都是為某一個場合而寫。以詩為例,古詩有唱和之作如李白與杜甫,蘇東坡就曾和自己的詩。現代詩也是如此,總是生命中有某種觸動而寫,而不是先命題如談人生等,這屬哲學家或倫理學家的範疇,而不是文學家。

至於創作能量的保持,我慶幸我有四個發電廠,詩、散文、翻譯、評論,一個廠停電,其他廠還在運作。另一個說法是,如果一個作家對生命保持敏感,主題就不會匱乏,對語言保持敏銳,文字就不會粗糙,如此自可減少「江郎才盡」之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