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在人生的邊緣 過好每一天:楊絳1911~2016

「我今年一百歲,已經走到了人生的邊緣,我無法確知自己還能往前走多遠,壽命是不由自主的,但我很清楚我快『回家』了。
我得洗淨這一百年沾染的污穢回家。我沒有『登泰山而小天下』之感,只在自己的小天地裡過平靜的生活。
細想至此,我心靜如水,我該平和地迎接每一天,過好每一天,準備回家。」 ~楊絳走到人生邊上:自問自答


楊絳,(夫)錢鍾書,(女)錢瑗

文章連結:文化故事會第19期

楊絳在翻譯界可謂大家。通曉英語、法語的她自學西班牙語,翻譯了巨著《堂吉訶德》。
1978年《堂吉訶德》中譯本出版時,正好西班牙國王訪問中國,鄧小平把它作為禮物送給了西班牙國王。

文章連結:天下雜誌〈有一種愛情叫楊絳與錢鍾書
「我做過各種工作:大學教授,中學校長兼高中三年級的英語教師,為闊小姐補習功課。
又是喜劇、散文及短篇小說作者等等。但每項工作都是暫時的,
只有一件事終身不改,我一生是錢鍾書生命中的楊絳。」

文章連結:天下雜誌〈《我們仨》見她之前,從未想結婚;娶她之後,從未後悔娶她
多年前,讀到英國傳記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:「我見到她之前,從未想到要結婚;我娶了她幾十年,從未後悔娶她;也未想過要娶別的女人。」
我把它念給鍾書聽,他當即回說,「我和他一樣」,我說,「我也一樣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