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首页  /  捐书捐款  /  捐书者的故事  /  陈聪铭
浏览人次: 3020

陈聪铭


  • 捐书的故事

陈聪铭校友于民国84年从本校欧研所毕业后进入法国「法国社会科学院」(Centre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,CNRS)的「东亚研究院」(Institut d'Asie Orientale,IAO)深造;深造期间曾于2003年10月到12月间在东亚研究院图书馆工读,对该院的情况知之甚详。
 
他曾先后募得二批图书转赠本校图书馆。第一批是一位退休的日籍教授捐给IAO研究院图书馆的图书,经陈校友自该研究院不拟典藏的图书中挑选本校适用者。并透过原服务于本校欧研所的助理颜孜芸小姐与图书馆联络,由图书馆付担运费以接受这批赠书。这批书共计84册,于2004年8 月收到,其中少部分是日文书,多半是西文书,同学己经可以在书架中发现它们的身影。
 
2003 年夏天陈校友获悉 IAO 欲向一位退休的Georges Boudarel教授洽购他的藏书,该教授是一位越南专家,但思想极为左倾,在法国社会中是位颇受议论的共产主义者。但所藏图书的数量多及学科领域广泛,除了共产主义主题图书外,尚包括了社会学、人类学、考古学、心理学、哲学、文学、欧洲政治历史、亚洲历史、美洲史、国际政治等…计约八千多册;陈校友再次将IAO挑选后无意典藏之书从中筛选母校适用者转送,经IAO的院长原则同意后,陈校友开始装箱、打包,准备寄送。但IAO洽购该批书时,Georges Boudarel教授已病危,依法国法律规定,一个病危者要卖掉数量极庞大的资产时,即使意识清醒,仍须要有『法律公证人』的中介才能生效,但此位教授的独生女儿反对卖掉这批书,当时里昂第二大学也尚未付钱,所以『法律公证人』也没有立刻签署。
 
2003年12月30 日晚上陈校友由传播媒体报导得知Georges Boudarel教授病故,顿觉送书问题的困难性增加,陈校友虽做了最坏的打算(即将书如数退还给卖方),但仍抱着乐观的态度等候着,并持续关心这批赠书的相关讯息。
 
2004 年10月中旬,里昂第二大学终于付钱买下该批图书,陈校友把握机会寄出赠书。这批书可说得来不易,更可贵的是当时陈校友已结束工读,但基于拯救文化遗产的理念,义务帮忙挑出528册分装13大箱寄出;IAO的院长和教授们也很高兴将这批书送给有需要的学校,嘉惠台湾的莘莘学子。图书馆在2005年3月收到,全部都是西文书(英文、法文均有),已陆续处理中,在不久的将来,全校师生即可使用。
 
陈校友殷殷期盼在校学弟妹培养第二、三兴趣,以拓展视野,开阔空间 陈校友非常关心母校的各种建设与发展,在给馆员的E-mail中除谈及上述赠书的曲折过程外,并要馆员转告在校的学弟妹们:『这一批书得之不易,希望学弟妹善加利用。
 
另外,从这位已逝教授身上,姑且不论其思想偏颇与否,我体会出,一个人之所以可以成为专家,不仅必须要在其专业领域里深入研究,还必须对其他领域有所涉猎。许多学问因现代的学科精细分类的关系被强加分开,但追根究底彼此都相关,如神学与哲学之关系,哲学与社会学,政治学,人类学,文学,历史学等等,希望学弟妹除了在学校功课上要认真研读,其他学门的知识也不能置于一旁不予关心,或许在研读其它领域的书籍时,能找到第二或第三个兴趣或专业,不仅使自己的视野更加广阔,同时也在社会上有更大的伸展空间,这也就是图书馆的功能与目的。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