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《金阁寺》导读~ 在文学的领地中狂狷引火

  • 2015-08-06
  • 典阅组

作者:三岛由纪夫
书名:《金阁寺


评介:邱振瑞老师

《金阁寺》甫一出版,日本文学评论家奥野健男中村光夫等即对这部小说讚誉有加,为其奇拔之书的价值,赋予了经典性的地位。
按其创作历程来看,在这个时期,正值三岛由纪夫迎向文学事业上的高峰,尤其透过二十馀种外国语言的译介与传播,使得他的名声从日本岛国扩散到世界各国,任何撰文谈及日本的现代文学,几乎都绕不开三岛由纪夫的名字。
在如此多重的因素和助力下,作者的确比同辈作家及文学同行得到更多的幸运和竉遇。然而,作为一个认真的读者,如果愿意多花点精神,综读作者的相关作品和传记,不囿限于已被决定的权威论断,从本真的角度细阅的话,不只能欣赏到日本作家特有的细腻与美文,有可能借此探明作者的内在思想,读出作者的怕与爱、毁灭与重生,而这样的阅读经验或许更具意义。

「火烧金阁寺」原本是一件轰动日本社会的真实事件。 
事件的主角:一名在金阁寺修行的年轻僧人林承贤,自幼体弱多病,又患有严重的口吃,由于质疑作为该寺的门票收入可能遭到寺方的不当使用,因而趁着拂晓时分,快意引火烧了金阁寺。 
据他透露,他纵火毁寺目的在于「引起世人的注目,对社会展开报复」,却不提及他自卑受辱的痛苦历程;另方面很可能又承受不住来自母亲的高度期待,因于点燃了一直压在心底的恨火。

三岛由纪夫写作小说《金阁寺》正是从此事件中得到灵感和启发的。 
在小说中,他多半如实地刻划了主角的心理状态,并虚构了某些情节,铺下故事的基础,在其浪漫主义的激情催化下,火炼铜熔地铸就出属于其独特的「金阁」美学。 
必须指出的是,他隐幽地把自己的苦闷经历悄悄地置入其中,试图不让他人发现。确切地说,这个口吃的、在生活中屡遭挫败的僧人,其实就是三岛的分身与写照。 
而在如此精美绝伦的双重建构中,恰巧符合三岛的狡黠与策略风格。对他而言,这是双重的胜利和成就。

首先,他感同深受地对残疾的僧人(亦即自我)寄予悲悯,达成了某种程度的自我救赎。此外,由于家族的因素,使得向来自卑又极度自恋,思想行为愈趋激进的他,从中发现了一个祕密:他决定作为一名纵火犯,悍然地在文学的领地中恣意纵火!如此举措,更可吸引众多世人的关注。 
尤其,此时他那圆熟洗练的美妙的文字,让这把试图跨越时间与空间的暗火升腾得更烈焰冲天。 
因此,与其说《金阁寺》这部小说在特意体现其文学的悲壮与凄美感,着眼于日本传统的极致美学的发扬,我感受到更多的是,这是一个爱国的日本作家,面对祖国于二次大战败后的挫败,自己和同时代人陷入空前的虚无与困乏,所发出的哀切的挽歌。这是一种无可承受之轻,一种无间之重!

在此之前,他在其他作品中:《太阳与铁》与《我青春漫游的时代》即已透露,尽管自卑的主角动辄患得患失,多次寻短自杀未果,最后仍无法战胜死亡,而选择苟活下去。
不过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的意识生命终于茁壮巍然起来。他克服了挣扎与纠结的缠绕,克服了巨大的不安,终于勇敢地说服自己,在他四十五岁的英年,率领4名盾会成员,闯入了位于四谷的日本陆上自卫队总部,完成了他矢志不渝的神圣使命。肌肉结实身材不高的他,站在司令台上向群众慷慨演说。 
之后,撤回到师团长的房间里,额上系上写着「七生报国」字样的头巾,以武士道的殉死仪式──切腹,为其生涯划下悲壮的句点,用激进喷薄的热血来拯救日渐衰落的日本精神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三岛不愧是个绝美的异端、彻底贯彻自我意志的践行者,因为在面临死亡超越黑暗的领域中,他做出了令人争议的巨大贡献。而以他的性格来说,也许他正享受着这样的争议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