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bit

首頁  /  捐書捐款  /  捐書者的故事  /  陳聰銘
瀏覽人次: 2372

陳聰銘


  • 捐書的故事

陳聰銘校友於民國84年從本校歐研所畢業後進入法國「法國社會科學院」(Centre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,CNRS)的「東亞研究院」(Institut d'Asie Orientale,IAO)深造;深造期間曾於2003年10月到12月間在東亞研究院圖書館工讀,對該院的情況知之甚詳。
 
他曾先後募得二批圖書轉贈本校圖書館。第一批是一位退休的日籍教授捐給IAO研究院圖書館的圖書,經陳校友自該研究院不擬典藏的圖書中挑選本校適用者。並透過原服務於本校歐研所的助理顏孜芸小姐與圖書館聯絡,由圖書館付擔運費以接受這批贈書。這批書共計84冊,於2004年8 月收到,其中少部分是日文書,多半是西文書,同學己經可以在書架中發現它們的身影。
 
2003 年夏天陳校友獲悉 IAO 欲向一位退休的Georges Boudarel教授洽購他的藏書,該教授是一位越南專家,但思想極為左傾,在法國社會中是位頗受議論的共產主義者。但所藏圖書的數量多及學科領域廣泛,除了共產主義主題圖書外,尚包括了社會學、人類學、考古學、心理學、哲學、文學、歐洲政治歷史、亞洲歷史、美洲史、國際政治等…計約八千多冊;陳校友再次將IAO挑選後無意典藏之書從中篩選母校適用者轉送,經IAO的院長原則同意後,陳校友開始裝箱、打包,準備寄送。但IAO洽購該批書時,Georges Boudarel教授已病危,依法國法律規定,一個病危者要賣掉數量極龐大的資產時,即使意識清醒,仍須要有『法律公證人』的中介才能生效,但此位教授的獨生女兒反對賣掉這批書,當時里昂第二大學也尚未付錢,所以『法律公證人』也沒有立刻簽署。
 
2003年12月30 日晚上陳校友由傳播媒體報導得知Georges Boudarel教授病故,頓覺送書問題的困難性增加,陳校友雖做了最壞的打算(即將書如數退還給賣方),但仍抱著樂觀的態度等候著,並持續關心這批贈書的相關訊息。
 
2004 年10月中旬,里昂第二大學終於付錢買下該批圖書,陳校友把握機會寄出贈書。這批書可說得來不易,更可貴的是當時陳校友已結束工讀,但基於拯救文化遺產的理念,義務幫忙挑出528冊分裝13大箱寄出;IAO的院長和教授們也很高興將這批書送給有需要的學校,嘉惠臺灣的莘莘學子。圖書館在2005年3月收到,全部都是西文書(英文、法文均有),已陸續處理中,在不久的將來,全校師生即可使用。
 
陳校友殷殷期盼在校學弟妹培養第二、三興趣,以拓展視野,開闊空間 陳校友非常關心母校的各種建設與發展,在給館員的E-mail中除談及上述贈書的曲折過程外,並要館員轉告在校的學弟妹們:『這一批書得之不易,希望學弟妹善加利用。
 
另外,從這位已逝教授身上,姑且不論其思想偏頗與否,我體會出,一個人之所以可以成為專家,不僅必須要在其專業領域裡深入研究,還必須對其他領域有所涉獵。許多學問因現代的學科精細分類的關係被強加分開,但追根究底彼此都相關,如神學與哲學之關係,哲學與社會學,政治學,人類學,文學,歷史學等等,希望學弟妹除了在學校功課上要認真研讀,其他學門的知識也不能置於一旁不予關心,或許在研讀其它領域的書籍時,能找到第二或第三個興趣或專業,不僅使自己的視野更加廣闊,同時也在社會上有更大的伸展空間,這也就是圖書館的功能與目的。』